企业新闻

153 8880 3300

5475271_1200x1000_0.jpg

22号早上我是被洗衣工的敲门声惊醒的。睁开惺忪睡眼的那一刻,我花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宾馆里。看看在这里已经沦为电子表的手机,已经8点30分了。从窗口看出去,我才真切地感受到这个城市和我以前到过的任何地方的不同。街对面就是一座有很多层的庙,左右有很多形象类似于90年代小卖部的店铺,稍远处是层层叠叠的树木,以及掩映在树木中的房屋。在右前方,我可以远远地看到大金塔的尖顶。

向下看,街道上的车辆还是比较多的。日本车占了大多数,不过看起来都比较旧了。从左边开来一辆相对新式的巴士,我正要感叹其实仰光的公共交通也不是杂志上介绍地那样落后,右边就开来了一辆老式巴士, 并且众望所归地在后面挂了三四个人。

宾馆提供的自助早餐还是不错的,中式的炒饭、炒面、稀饭、咸蛋,西式的面包、黄油、果酱、培根,以及印度的飞饼和一些叫不上来的食物,基本可以满足各国客人的需要。对于一个每晚25美元,仅仅相当于中西部城市三星级宾馆收费水平的宾馆来说,已经不错了。

Jacob的办公室离宾馆大概只需要五分钟的脚程。可是这五分钟才是我真正开始踏入仰光城市的五分钟,路边的饮料摊、电话摊、修车摊,等待公共汽车的人们,脸上涂着某种植物油的妇女,老旧的英式建筑物,还有一棵棵参天的大树,无不让我感到新奇。Jacob的办公室就是在这样一座英式建筑物里面,本来挺雄伟的建筑物现在被你挪我占,各自装修改建,不从远处看根本看不出是一个整体了。不过他的办公室还是比较现代的,虽然不大,但至少每个人都有电脑,而且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他本人的房间还有空调和拨号上网。

当我们驱车到达政府代理的办公室的时候,那就是另外一幅景象了。总的来说,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邮局。很显然,这房子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修缮整理过了,吊扇上厚厚的油污就可以证明,不过让我惊讶的是的那些吊扇根本就没有在转,更别说空调了。不过高高地吊顶带来了良好的通风,所以感觉并不是很热。这里的每个人都坐在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后面,桌子上大都只有很少的几份文件,但是靠墙壁的一排桌子上却堆放了一扎一扎小山般的文件。

与政府代理负责人进行了初步的沟通后,得知交通部长已经批示让我们的船靠泊在私人码头,这份批示是几天前就做出的,之后部长大人就出国了,要到今天下午3点才回到国内。我十分惊讶,因为在其他国家,不要说交通部长,就是让某个城市的交通局长对港口的每条船都作出批示都是不可能的,一般来说都是港口当局来决定本港口的靠泊计划的。而在这里,港口当局要上报给航运委员会,航运委员会再上报到交通部,由部长亲自批文才行。这确实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我们一直在努力让船早日赶到,以便让船靠泊到中央码头,但现在即使能在2点赶到也不行了。我不甘心地问是否有可能向部长提出申请,回答是:在中国你们可能向老胡提出申请吗?而且实际上收货人已经提出了申请,作为军方背景的企业,他们提出的申请显然更有力,但是仍然无济于事。Jacob安慰我说,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在最后一刻得到批准更改靠泊计划还是有希望的,但我知道不能指望这个。失望之余,我们还是需要通知船长尽量赶,因为能早一天靠泊也能节省大约10万元人民币的费用。

走出办公大楼,已经是将近1点了,火炉般的太阳烤得我皮肤发烫,坐进暴露在阳光下的汽车里,我更是差点跳起来。停车费大约是100缅币,不过Jacob给了管理员1000,因为对方没有零钱找。

我们赶回Jacob的办公室,给公司发邮件说明情况。仅仅收发邮件的话,上网的速度还算可以,不过整个办公室只有Jacob本人的一台可以上网,因为他害怕一旦感染病毒会波及其他电脑,为此他还每两周花5美元从当地的电脑服务公司购买杀毒软件更新程序,因为如果想下载的话,不知要下多久才行。我正在打着邮件,整个办公室突然暗了下来,停电了。看来这又是仰光的一大特色。幸好Jacob对付停电的经验丰富,UPS一直都接着,另外还有一块可以坚持3小时的蓄电池。

我写邮件的时候,收货人打电话来说已经可以会见我们了。正好趁着停电的工夫去拜访一下吧。我们到了楼下才发现,刚才根本就没有锁车门,但是车里的东西一点也没有少。大多数缅甸人还是比较诚实的,他们会很大方地接受小费,会在提供服务之后索要报酬,但是不会偷窃、抢劫,所以这个国家的治安是相当好的,至少我晚上一个人外出的时候,我也没有丝毫的不安全感。

收货人是缅甸经济公司,看起来是个普通企业,其实院子里的都是军人。接待我们的董事长同时也是中校军衔。尽管他的手下穿着军装,但他着便装,而且看起来和颜悦色。我一边私下得意自己也成了别人眼里的外商,一边四下看了一圈:夏普空调,宽大的办公桌上插着网线(注意:是网线不是电话线)的惠普笔记本,正在播放足球赛的电视机,五六个摆放满标着诸如“原木”、“大米”、“沥青”等标签的文件夹的柜子……中校解释道,他们也急需这批货物,所以会在各方面配合我们,比如他们在有负重限制的桥这头找了片空地作为临时堆场,所有卡车都在那里卸掉一半货物再过桥,这样每辆卡车都能够满载;另外还安排了2艘驳船,万一卡车跟不上可以卸在驳船里;这样的安排对我们来说非常有利。既然这样,我们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又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临走的时候中校还送了我2小包缅甸产的速溶咖啡。

回到Jacob的办公室,又过了一会电才来。又发了几封邮件,才觉得肚子已经在咕咕叫了。我这才想起来今天根本就没吃午饭,一问Jacob才知道他从来就不吃午饭,可我受不了啊,这都已经6点了,早上那些东西早消化完了。约好除非船没有赶到他会打电话给我通知我多睡会,否则就第二天早上7点15分在旅馆大厅碰头去码头,我就离开了。

这时候华灯初上,路边的摊子比早上多了很多,各种各样的小吃、饮料,还有鱼虾、蔬菜、日用品、盗版CD、磁带、纪念品的摊子,把马路占了一大半。可是饿得半死的我没时间研究那些不知名的小吃到底是什么成份,所以还是赶回宾馆开吃,一份蔬菜、一个煎蛋、米饭和可乐各一,折合人民币25块。很显然宾馆的物价比外面要贵很多,因为缅甸的人均月收入不过200元人民币,就算仰光人收入比平均水平高一点,25块钱一顿饭也不是他们付得起的,就算在中国也有很多人觉得太贵呢。

出国前有个朋友说可以借一个当地的手机给我用,我约好在今天晚上7点30分打电话给他。现在是6点50分,还有40分钟,可以出去逛一下。因为是市中心,大街小巷都是热闹非凡,更有多辆“后挂式”公共汽车穿梭其间,司售员揽客的热情和国内的小公共如出一辙。我发现,其实很多车子里面还有空间,甚至还很空,但是人们还是喜欢挂在外面,看来已经成习惯了。

仰光街上也不全是小摊,也有装修得挺不错的餐馆、酒吧、KTV,不过大多数店面都是比较简陋的。我注意到有不少小孩在叫卖,不知他们是放学后帮家人做事,还是根本就没有机会上学。

在离宾馆不远处,我看见一座神秘的大房子,它相当雄伟,看起来象座博物馆,占了整个街区,由带尖的铁丝网和外界隔开,里面一片漆黑,也不像有人的样子。正在奇怪这是什么,不远处又出现一座金碧辉煌的佛塔,我看过地图,那就是苏雷塔。

苏雷塔并不像大金塔那样有名,事实上我来仰光前根本就没听说过它,但是在地图上他位于闹市区的中心,交通非常方便,紧邻着它的政府码头正式名称就叫做“苏雷码头”。我走过去,有个缅甸大妈叫我脱掉鞋,然后递给我一束纸花去献给佛像,收费2000缅币,我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这到底是相当于门票的作用还是说自愿的,总之当我付钱的时候,我以为汇率还是网上写的1:1400,所以我付了10美元,要求对方找给我12张1000面值的缅币,大妈也找给我了,后来我才知道汇率只有1:1270了,相当于我只付了700缅币给她,怪不得她当时如此惊讶。有个小插曲:在她找钱的时候,她丈夫一看我是外国人,就用缅甸语说了几句什么,我虽然听不懂,但猜也能猜到是“是老外,宰啊”之类的话,所以大妈先给我8张,然后才是9张,10张,12张……

我在苏雷塔旁边看到了一些带尖刺的路障,就那样随便地放在路旁,莫非是缅甸政府经常要用到,所以嫌麻烦就不打算拿回去了?

打了个车回到旅馆,给朋友打电话,约好第二天晚上9点去他家拿手机,又写了会报告,我就上床休息了。


标签: 22号早上我是被洗衣工的敲门声惊醒的。睁开惺忪睡眼的那一刻,我花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宾馆里。看看在这里已经沦为电子表的手机,已经8点30分了。从窗口看出去,我才真切地感受到这个城市和我以前到过的任何地方的不同。街对面就是一座有很多层的庙,左右有很多形象类似于90年代小卖部的店铺,稍远处是层层叠叠的树木,以及掩映在树木中的房屋。在右前方,我可以远远地看到大金塔的尖顶。  
分类: 和盛贵宾会旅游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Comment

用户名 Name
评论 Comment
返回顶部
缅甸和盛贵宾会_15388803300_和盛贵宾会
Copyri 和盛贵宾会 版权所有 ght © 缅甸和盛贵宾会_15388803300_和盛贵宾会  Powered by CmsEasy    留言  Rss
电 话:153 8880 3300  传 真:153 8880 3300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